喜欢本站请将www.px4000.com——zf011.com——107906.com——tb165.com 转发给您的好友,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 | 留言
您的位置:首页  »  气质美女  »  辦公室美女吃了我的精液
辦公室美女吃了我的精液
广告

2013年夏,首都北京。

小凡剛剛應聘上一個廣告公司。所謂的廣告公司就是擁有自己的幾個網站,工作內容就是賣網站上面的廣告位,說白了就是電話銷售。因此,辦公室裏面除了主管和小凡,還有六七名女生,都是24歲上下的樣子。

小凡被主管帶帶領到工位上,然後主管就走了。由于還沒有安排具體工作,所以小凡環顧四周,看見大家都在忙著打電話。幸福的是,左邊挨著的是一位美女。此時美女正在全神貫注的用電話向客戶推銷,她穿著一身藏青色的職業裝,公司內部規定,所有人都要穿工服。旁邊美女的裙子不及膝蓋,上身穿小西裝,裏面是白襯衫,襯衫的領子開到第二個口子,隱隱約約露出了那美妙的乳溝。不得不說,職業裝很能修飾女性那完美的曲線,緊繃的臀部,隆起的雙胸,幹凈利落的馬尾辮,鴨蛋臉,淡妝,一切的一切,讓小凡楞了神。

「妳好,我叫馬營」。此時旁邊的美女正好挂掉電話,向小凡伸出了白皙的玉手。

「啊,哦,妳好,我叫小凡」。小凡趕緊輕輕握了一下馬營的手,並介紹自己。

馬營輕輕一笑,繼續自己的工作。

翌日,小凡乘車到公司樓底下之後,順便買了一套煎餅和一杯粥到公司當作早點。進了辦公室之後看見馬營已經在工位上玩手機。小凡向馬營打了個招呼,于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開始吃早點。

「妳的粥在哪裏買的啊?」馬營盯著小凡手裏的粥問道。

「在樓下啊,我下車的地方就有。」

「是嗎?那妳以後能順便幫我帶一杯嗎?我現在預付給妳一個星期的粥錢。」

「哈哈,當然可以,粥錢就算了,能為美女服務,是我的榮幸哈。」

第二天,小凡早早的買了飯和粥到了公司。由于時間還早,大家都還沒有到。小凡吃著自己的早點,並意淫著馬營那美妙的身材。尤其馬營坐下的時候,職業裙緊緊裹著那緊繃的臀部,簡直就像是要把裙子撐開一樣。如果能親上馬營的屁股,那簡直是人生一大快事。想著想著,小凡的下身開始有了反應。這樣硬著也不是辦法,一會就漸漸的來人了,得趕緊去廁所解決一下。在小凡站起來的時候,靈機一現,小凡拿起了給馬營帶的那杯粥。

小凡匆匆跑進廁所隔間,脫下褲子,腦海裏全都是馬營那性感的身材,幻想著此時馬營就在自己身前,背對著自己,然後自己聊起馬營的職業裙,將臉埋進馬營的翹臀裏。用舌頭輕輕舔著馬營的菊花。很快的,一股酥麻的感覺充斥著小凡的雞吧,小凡趕緊拿起買給馬瑩的粥,一大股乳白的精液噴湧而出,射進了馬營的粥裏。

小凡在自己的工位上剛剛坐好,同事們漸漸的都來了,挨個打了招呼,馬營也匆匆而來。

「給,妳的粥」,小凡將那杯混雜著自己精液的粥遞給了馬營。

「謝謝」,馬營剛坐下,接過了這杯粥,然後就撕開了吸管的包裝袋,將吸管插進粥杯上面的小孔內,並端起了粥,將吸管送入口中。

小凡就這樣忘我的盯著馬營吸了第一口粥。馬營看著小凡,邊含著吸管邊問:「妳看我幹什麽?」

「啊啊,沒事,妳今天特別漂亮」,小凡慌忙解釋道。

「哼,貧嘴」。馬營笑罵道。

小凡趕緊裝作整理文件的樣子,但是眼角一直觀察著馬營一口一口的將混雜著自己精液的粥吞下去的樣子,內心激動無比。想著馬營含住的是自己的雞吧,自己把精液全部射進馬營的嘴裏。此時有點點乳白的液體粘在馬營的嘴角,馬營伸出舌尖,舔進嘴裏,小凡剛剛把精液射空的雞吧瞬時又硬了起來。

衹是此情此景,被馬營看見了。看著小凡隆起的襠部,馬營愣了有三秒鐘,臉刷一下的就紅了,然後扭過頭去慌忙的整理自己的文件。小凡也感到非常尷尬,一日無語。

接下來每天早晨,小凡都要早早來到公司,給馬營帶一杯粥,同樣的,每一杯粥裏都充滿了小凡的精華。

一日下班,小凡正在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公司,馬營問:「妳晚上有事嗎?」

「啊,沒事啊,怎麽了?」

「沒別的事,就是每天都麻煩妳給我買洲,為了感謝妳,一會請妳吃飯怎麽樣?」

「哈哈,不用這麽客氣,但是能與大美女共進晚餐,實在是求之不得,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啦。」

于是,兩人一起出了公司大樓,在附近找了一間餐館。

飯吃的差不多的時候,馬營突然問道:「妳每天給我帶粥,是不是對我有想法啊?」

「對妳有想法是每個正常男人都有的哈,不過咱也有自知之明,妳這樣的大美女,不知道有多少高富帥天天追求妳呢。」

「嘴還真甜,不過,妳那粥裏是不是放了什麽?味道不一樣呢?」

小凡一下慌了起來,不會是被發現了什麽吧。

「是嗎?我吃著沒覺得有什麽不一樣的呢。」小凡解釋道,這事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承認的。

馬營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子恐嚇道「瞎說,今天早上我打開粥的蓋子,看見粥裏面明顯有一股乳白色的液體跟粥沒融到一起,那是什麽?」

小凡內心一股恐慌,壞了,今早忘了把粥搖一下,精液就在表面。

「是嗎,呵呵,我不知道啊,我看妳不也是喝了嗎?」

馬營往椅背上一靠,說:「是喝了,不過味道還算不錯呢。」

小凡尷尬的笑了笑。

馬營盯著小凡問道:「妳還沒有女朋友吧,那天妳看見什麽了?怎麽下面就有反應了?」

「沒有啊,看見大美女有反應不是很正常嗎?這不怪我,要怪就怪妳父母,幹嘛把妳生的這麽漂亮」。此時,小凡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馬營冷笑了一聲:「我是有男朋友的人,妳以為我不知道我的粥裏面是什麽嗎?」

小凡此時此刻內心無比的惶恐,想著該怎麽解釋,面前這位大美女會對自己如何。

小凡怯怯的說:「既然妳知道是什麽了,為什麽妳還喝?」

馬營一笑:「我不是說了嗎?味道還不錯,衹不過就是不新鮮了呢。」

「額……」這回小凡是茫然了。

「妳有新鮮的嗎?」馬營就那麽很自然的問道。

「什麽……」

「妳還裝傻,妳的精液」

「啊,哦」,小凡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馬營接了帳,提起包就往外走。

小凡此時內心十分懊惱,或許是不應該將精液射進粥裏,搞得現在自己十分恐慌,或許是剛才自己太膽小,就應著馬營說有啊,特別新鮮,要不要現在嘗嘗?

出了飯店門口,天已黑。

小凡說:「妳怎麽走啊,要不我送妳,大晚上不安全。」

「呵呵,行啊,妳送我到地鐵站吧,溜達溜達就到了。」

就這樣,兩人順著馬路邊,向地鐵站走去,誰也沒有說話。

經過一個黑暗角落附近時,馬營說:「小凡,妳跟我過來下。」然後就向著黑暗角落走去。

小凡趕緊跟上去,不知道馬營是不是要懲罰自己,內心糾結、懊惱、害怕……

到了黑暗的角落裏,馬營就目不斜視地盯著小凡,此時小凡內心非常忐忑,不敢直視馬營的目光。

突然,馬營蹲了下去,伸手就要解小凡的腰帶。

「妳,妳要做什麽?」

「我說過了啊,我要吃新鮮的。」

此時馬營已經褪下了小凡的褲子,並一口將小凡的雞吧含進嘴裏。

小凡此時此刻頭腦一片空白,雞吧還是軟軟的沒有反應。

馬營吸吮了幾口,發現小凡沒有反應,于是嫵媚的對小凡說:「妳不是喜歡看我吞下妳精液的樣子麽?怎麽現在沒膽了?都硬不起來了?」

小凡經此一說,才反應過來,看著馬營那嬌滴滴的臉龐,還有馬營豐滿的乳溝,雞吧瞬間就硬了起來。

馬營嘿嘿一笑「這才對嘛!」說著就用嘴繼續含住小凡的雞吧,一下一下的吞吐起來。

小凡心想,天啊,怎麽會,不是做夢吧。感受著雞吧傳來的陣陣酥麻,以及馬營吞吐時發出的咕嘟聲,睾丸裏的精液不爭氣的一股腦噴薄而出。

馬營雙手摟著小凡的腰,用嘴巴完全的含住了小凡整根雞吧,將粗長的雞吧送入喉嚨最深處,隨著滾燙精液的灌溉,馬營嘴裏發出嗚嗚的呻吟聲。

小凡的雞吧跳動了幾下,直到把所有精華都射進馬營嘴巴深處,終于疲軟了下來。馬營還是不過癮的樣子,用舌尖將小凡龜頭的精液舔的幹幹凈凈。

馬營抬起頭,微微張開嘴,用舌尖攪動嘴裏的精液,眼神迷離的看著小凡,咕嘟一聲,便把精液都吞了下去。

2013年夏,首都北京。

小凡剛剛應聘上一個廣告公司。所謂的廣告公司就是擁有自己的幾個網站,工作內容就是賣網站上面的廣告位,說白了就是電話銷售。因此,辦公室裏面除了主管和小凡,還有六七名女生,都是24歲上下的樣子。

小凡被主管帶帶領到工位上,然後主管就走了。由于還沒有安排具體工作,所以小凡環顧四周,看見大家都在忙著打電話。幸福的是,左邊挨著的是一位美女。此時美女正在全神貫注的用電話向客戶推銷,她穿著一身藏青色的職業裝,公司內部規定,所有人都要穿工服。旁邊美女的裙子不及膝蓋,上身穿小西裝,裏面是白襯衫,襯衫的領子開到第二個口子,隱隱約約露出了那美妙的乳溝。不得不說,職業裝很能修飾女性那完美的曲線,緊繃的臀部,隆起的雙胸,幹凈利落的馬尾辮,鴨蛋臉,淡妝,一切的一切,讓小凡楞了神。

「妳好,我叫馬營」。此時旁邊的美女正好挂掉電話,向小凡伸出了白皙的玉手。

「啊,哦,妳好,我叫小凡」。小凡趕緊輕輕握了一下馬營的手,並介紹自己。

馬營輕輕一笑,繼續自己的工作。

翌日,小凡乘車到公司樓底下之後,順便買了一套煎餅和一杯粥到公司當作早點。進了辦公室之後看見馬營已經在工位上玩手機。小凡向馬營打了個招呼,于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開始吃早點。

「妳的粥在哪裏買的啊?」馬營盯著小凡手裏的粥問道。

「在樓下啊,我下車的地方就有。」

「是嗎?那妳以後能順便幫我帶一杯嗎?我現在預付給妳一個星期的粥錢。」

「哈哈,當然可以,粥錢就算了,能為美女服務,是我的榮幸哈。」

第二天,小凡早早的買了飯和粥到了公司。由于時間還早,大家都還沒有到。小凡吃著自己的早點,並意淫著馬營那美妙的身材。尤其馬營坐下的時候,職業裙緊緊裹著那緊繃的臀部,簡直就像是要把裙子撐開一樣。如果能親上馬營的屁股,那簡直是人生一大快事。想著想著,小凡的下身開始有了反應。這樣硬著也不是辦法,一會就漸漸的來人了,得趕緊去廁所解決一下。在小凡站起來的時候,靈機一現,小凡拿起了給馬營帶的那杯粥。

小凡匆匆跑進廁所隔間,脫下褲子,腦海裏全都是馬營那性感的身材,幻想著此時馬營就在自己身前,背對著自己,然後自己聊起馬營的職業裙,將臉埋進馬營的翹臀裏。用舌頭輕輕舔著馬營的菊花。很快的,一股酥麻的感覺充斥著小凡的雞吧,小凡趕緊拿起買給馬瑩的粥,一大股乳白的精液噴湧而出,射進了馬營的粥裏。

小凡在自己的工位上剛剛坐好,同事們漸漸的都來了,挨個打了招呼,馬營也匆匆而來。

「給,妳的粥」,小凡將那杯混雜著自己精液的粥遞給了馬營。

「謝謝」,馬營剛坐下,接過了這杯粥,然後就撕開了吸管的包裝袋,將吸管插進粥杯上面的小孔內,並端起了粥,將吸管送入口中。

小凡就這樣忘我的盯著馬營吸了第一口粥。馬營看著小凡,邊含著吸管邊問:「妳看我幹什麽?」

「啊啊,沒事,妳今天特別漂亮」,小凡慌忙解釋道。

「哼,貧嘴」。馬營笑罵道。

小凡趕緊裝作整理文件的樣子,但是眼角一直觀察著馬營一口一口的將混雜著自己精液的粥吞下去的樣子,內心激動無比。想著馬營含住的是自己的雞吧,自己把精液全部射進馬營的嘴裏。此時有點點乳白的液體粘在馬營的嘴角,馬營伸出舌尖,舔進嘴裏,小凡剛剛把精液射空的雞吧瞬時又硬了起來。

衹是此情此景,被馬營看見了。看著小凡隆起的襠部,馬營愣了有三秒鐘,臉刷一下的就紅了,然後扭過頭去慌忙的整理自己的文件。小凡也感到非常尷尬,一日無語。

接下來每天早晨,小凡都要早早來到公司,給馬營帶一杯粥,同樣的,每一杯粥裏都充滿了小凡的精華。

一日下班,小凡正在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公司,馬營問:「妳晚上有事嗎?」

「啊,沒事啊,怎麽了?」

「沒別的事,就是每天都麻煩妳給我買洲,為了感謝妳,一會請妳吃飯怎麽樣?」

「哈哈,不用這麽客氣,但是能與大美女共進晚餐,實在是求之不得,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啦。」

于是,兩人一起出了公司大樓,在附近找了一間餐館。

飯吃的差不多的時候,馬營突然問道:「妳每天給我帶粥,是不是對我有想法啊?」

「對妳有想法是每個正常男人都有的哈,不過咱也有自知之明,妳這樣的大美女,不知道有多少高富帥天天追求妳呢。」

「嘴還真甜,不過,妳那粥裏是不是放了什麽?味道不一樣呢?」

小凡一下慌了起來,不會是被發現了什麽吧。

「是嗎?我吃著沒覺得有什麽不一樣的呢。」小凡解釋道,這事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承認的。

馬營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子恐嚇道「瞎說,今天早上我打開粥的蓋子,看見粥裏面明顯有一股乳白色的液體跟粥沒融到一起,那是什麽?」

小凡內心一股恐慌,壞了,今早忘了把粥搖一下,精液就在表面。

「是嗎,呵呵,我不知道啊,我看妳不也是喝了嗎?」

馬營往椅背上一靠,說:「是喝了,不過味道還算不錯呢。」

小凡尷尬的笑了笑。

馬營盯著小凡問道:「妳還沒有女朋友吧,那天妳看見什麽了?怎麽下面就有反應了?」

「沒有啊,看見大美女有反應不是很正常嗎?這不怪我,要怪就怪妳父母,幹嘛把妳生的這麽漂亮」。此時,小凡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馬營冷笑了一聲:「我是有男朋友的人,妳以為我不知道我的粥裏面是什麽嗎?」

小凡此時此刻內心無比的惶恐,想著該怎麽解釋,面前這位大美女會對自己如何。

小凡怯怯的說:「既然妳知道是什麽了,為什麽妳還喝?」

馬營一笑:「我不是說了嗎?味道還不錯,衹不過就是不新鮮了呢。」

「額……」這回小凡是茫然了。

「妳有新鮮的嗎?」馬營就那麽很自然的問道。

「什麽……」

「妳還裝傻,妳的精液」

「啊,哦」,小凡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馬營接了帳,提起包就往外走。

小凡此時內心十分懊惱,或許是不應該將精液射進粥裏,搞得現在自己十分恐慌,或許是剛才自己太膽小,就應著馬營說有啊,特別新鮮,要不要現在嘗嘗?

出了飯店門口,天已黑。

小凡說:「妳怎麽走啊,要不我送妳,大晚上不安全。」

「呵呵,行啊,妳送我到地鐵站吧,溜達溜達就到了。」

就這樣,兩人順著馬路邊,向地鐵站走去,誰也沒有說話。

經過一個黑暗角落附近時,馬營說:「小凡,妳跟我過來下。」然後就向著黑暗角落走去。

小凡趕緊跟上去,不知道馬營是不是要懲罰自己,內心糾結、懊惱、害怕……

到了黑暗的角落裏,馬營就目不斜視地盯著小凡,此時小凡內心非常忐忑,不敢直視馬營的目光。

突然,馬營蹲了下去,伸手就要解小凡的腰帶。

「妳,妳要做什麽?」

「我說過了啊,我要吃新鮮的。」

此時馬營已經褪下了小凡的褲子,並一口將小凡的雞吧含進嘴裏。

小凡此時此刻頭腦一片空白,雞吧還是軟軟的沒有反應。

馬營吸吮了幾口,發現小凡沒有反應,于是嫵媚的對小凡說:「妳不是喜歡看我吞下妳精液的樣子麽?怎麽現在沒膽了?都硬不起來了?」

小凡經此一說,才反應過來,看著馬營那嬌滴滴的臉龐,還有馬營豐滿的乳溝,雞吧瞬間就硬了起來。

馬營嘿嘿一笑「這才對嘛!」說著就用嘴繼續含住小凡的雞吧,一下一下的吞吐起來。

小凡心想,天啊,怎麽會,不是做夢吧。感受著雞吧傳來的陣陣酥麻,以及馬營吞吐時發出的咕嘟聲,睾丸裏的精液不爭氣的一股腦噴薄而出。

馬營雙手摟著小凡的腰,用嘴巴完全的含住了小凡整根雞吧,將粗長的雞吧送入喉嚨最深處,隨著滾燙精液的灌溉,馬營嘴裏發出嗚嗚的呻吟聲。

小凡的雞吧跳動了幾下,直到把所有精華都射進馬營嘴巴深處,終于疲軟了下來。馬營還是不過癮的樣子,用舌尖將小凡龜頭的精液舔的幹幹凈凈。

馬營抬起頭,微微張開嘴,用舌尖攪動嘴裏的精液,眼神迷離的看著小凡,咕嘟一聲,便把精液都吞了下去。

广告
广告